新冠肺炎 – 曾被疑为“零号患者”的田俊华,蝙蝠栖息洞穴是他的主战场

新冠肺炎 – 曾被疑为“零号患者”的田俊华,蝙蝠栖息洞穴是他的主战场

原标题:新冠肺炎 | 曾被疑为“零号患者”的田俊华,蝙蝠栖息洞穴是他的主战场

作者 | 健康时报记者 王振雅

编辑 | 健康时报

今年40岁的田俊华,是武汉市疾控中心消毒与病媒生物防治所主管技师。从事疾控工作10余年,捕捉、消杀病毒媒介生物蜱虫、老鼠、蝙蝠数万只,发现新病毒上千种。

4年捉了12万只蜱虫

“我不是医生,却做着治病救人的工作;我不是战士,却守着一条看不见的国防线。”在纪录片《隐秘防线》的开头,田俊华这样介绍了自己的工作。

“远看像要饭的,近看像卖炭的,一问是防疫站的。”是田俊华日常工作的自我调侃。

他的主要工作是研究与消灭病媒生物。病媒生物是指能直接或间接传播疾病(一般指人类疾病)的生物。除了最常见的“四害”(老鼠、苍蝇、蚊子、蟑螂),蜱虫、蝙蝠等生物都属于病媒生物。

从事疾控事业十几年来,田俊华一直与“看不见的敌人”——病毒战斗。

2009年河南、湖北、山东等地陆续出现多起蜱虫咬人致死事件,患者被蜱虫叮咬后,出现不明原因发热、出血症状。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统计数据,截至2011年6月,我国已报告“蜱虫病”病例280多人,死亡10余人。

为什么蜱虫咬人会致死?最终由田俊华所在的武汉疾控中心病媒团队发现,“蜱虫病”是一种新的病毒所致,后来研究人员将其命名为“淮阳山病毒”。

为发现这一新病毒,田俊华的团队4年一共捕捉12万只蜱虫。

“通过进一步解析这些新发现病毒与已知疾病之间的关系,揭示病毒传播规律及其对人的致病性,将有助于我国新发突发传染病的预警预测。”田俊华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。

“捕虫子”、“找新病毒”⋯⋯田俊华的足迹遍及湖北全省及周边60余个县市,捕捉老鼠、蝙蝠等哺乳动物2万余只,其他各类昆虫、带病生物保守估计几万只以上。

发现上千种新病毒

病毒由于难以被发现而被称为生命科学的“暗物质”,在已知生物中基因组变异速度最快。自1892年人类发现第一个病毒,到2011年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(ICTV)出版的第九次报告,已认定及待定的病毒共有约2284种(包括DNA病毒和RNA病毒)。

人类百年时间一共发现新病毒2284种,这一纪录却被田俊华所在的研究团队打破,他们用了5年发现1445种新病毒,超过原来发现病毒数的一半。

2016年11月24日,张永振、田俊华等中国科学家在国际权威杂志《自然》在线发表了题为《无脊椎动物RNA病毒圈的重新界定》的研究。

该项研究在我国北京、浙江、湖北、广西、新疆等地的陆地、江河、湖泊以及黄海、东海、南海等海洋中采集了九个动物门超过220 种无脊椎动物,共发现 1445 种全新的病毒。

该研究建立的病毒检测体系、发现未知病毒的方法,为实现在新发突发传染病防控做到早识别、早预警、精准防控奠定了基础。

在此项研究中,田俊华非常满意自己的工作,他超额找到了13个目,提供的动物样本量超过了100万只,约占研究总样本量的57%,包括野生蝎子、竹节虫等稀有品种。

“湖北地区有丰富的病毒媒介样本资源,在已知的生物中,蝙蝠身上可以找到大部分人类致病病毒,狂犬病毒、埃博拉病毒等。”纪录片《隐秘防线》中田俊华介绍。只有发现更多的病媒生物,才能为研制抗病毒疫苗奠定基础,蝙蝠栖息的洞穴成了田俊华的主战场。

曾被疑为“零号患者”

捕捉蝙蝠成了近几年田俊华的重要工作,为寻找依附在蝙蝠身上的病毒,他走遍了湖北省六十多个县市,钻了数百个蝙蝠洞,有媒体报道他捕捉蝙蝠近万只。

在2019年12月播出的《隐秘防线》纪录片中,田俊华激动的喊到“今天的收获非常大。”原来他与纪录片拍摄团队在蝙蝠洞穴中发现了长蝠硬蜱,此前为了找这种非常罕见的生物,他钻了上百个蝙蝠洞。

“发现病毒的过程也是最容易感染病毒的过程。”田俊华说,蝙蝠翅膀上尖锐的爪子,蝙蝠被夹后喷出的血液,都是病毒的入侵载体,接触到就有可能被感染。

田俊华在接收媒体采访时曾透露,第一次去洞里抓蝙蝠的田俊华毫无经验,头顶有液体滴下来甚至流入了眼睛和皮肤他都没太在意,后来突然觉得不对,头顶的液体可能是蝙蝠的排泄物。“自那之后我每次进洞都会穿齐防护设施,这些危险都是要交的学费。”

在媒体报道中,田俊华还透露,蝙蝠血曾喷到自己皮肤上,回到家后,田俊华主动隔离半个月,只要14天潜伏期不发病,就能幸运躲过,确认自己没感染。

皮肤曾接触蝙蝠血液、身体接触蝙蝠体液、捕捉过近万只蝙蝠的田俊华是否被感染过呢?

在诸多媒体报道留下的“蛛丝马迹”中,一些怀疑的声音出现了,“武汉疾控中心距离华南海鲜市场约590米”、“田俊华在湖北地区抓蝙蝠近万只”、“田俊华应该被检查血液是否有病毒”、“田俊华会不会是零号患者”、“蝙蝠研究是否出现科学家溢出事件”、“武汉疾控与华南海鲜市场下水道是否有蝙蝠”⋯⋯

“最近一段时间,这些质疑声让田俊华的情绪很不好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诉健康时报记者,他没有感染新冠肺炎,还在工作。

3月4日下午3点55分,健康时报记者联系到田俊华。“我有很多工作要做,最近比较忙,不接受采访。”田俊华生怕多说一句“错话”,急忙挂断电话。

据知情人透露,质疑声出现后,田俊华否认自己抓过1万只蝙蝠,声称当时的稿件没有给他审稿,自己没注意稿件的细节。而且拜托知情人帮忙找找报道的记者,弄清楚事实。

“因为这件事,田俊华很敏感。”知情人告诉健康时报记者,田俊华曾说皮肤接触到蝙蝠液体,是很多年前刚捕捉蝙蝠的事,跟现在的新冠肺炎扯不上关系。

2月20日,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在其官网上发布消息称,通过搜集了研究发现确定华南海鲜市场不是唯一的发源地,且现扩散的病例至少来自于3个途径。

2月28日的广州市政府新闻办举行的通气会上,对于疫情,钟南山院士也表示,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,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。

参考资料:

①第十届“武汉青年五四奖章”候选人公示材料.共青团武汉市委.2017年4月

②张永振教授关于Nature论文《无脊椎动物RNA病毒圈的重新界定》的中文简介.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官网.2016年11月30日.http://www.icdc.cn/plus/view.php?aid=2274

③ 80后“疾控”小伙为搞研究抓虫数万只夜夜趴地看蟑螂.新华网.http://www.xinhuanet.com/local/2017-05/03/c_1120909064_2.htm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ashasfierce.com